DEDE58.COM演示站

时间:2018-09-25 15:04  编辑:dede58.com

  中新网1月8日电 据台湾《中国时报》报道,高雄日月光偷排废水事件爆出的同时,彰化也惊传近10家电镀工厂偷排废水至灌溉水圳,导致彰化县近1800公顷农地遭到污染。包含原本北部就严重的工业污染河川问题,全台湾几乎陷入水污染危机的风暴中。彰化农地向来是“米仓”,而污染则犹如燃烧米仓的燎原之火,加深了社会的惊慌。

  面对此问题,多数学者都强调,该落实“灌排分离”。“农业发展于工业之前,因此当农民耕耘了下游后,中上游却建起了工厂。”台湾地球公民基金会执行长李根政表示,灌溉水源的质量,应该要高标准对待。而彰化环境保护联盟理事长蔡嘉阳也问:“是不是该重新思考,为什么灌溉农业区旁边可以有工厂?”

  灌溉水质量应高标准

  此次遭到污染的是东西二圳、三圳,这两条灌溉水圳源于大肚溪支流猫罗溪。河长47公里的猫罗溪,流域面积377平方公里,主要分布在台中乌日、彰化和南投等区,在沿着台中、彰化县界流后,于彰化市番子田附近注入大肚溪。蜿蜒过大片农地的大肚溪,也有大批农产品加工或中小型化工厂、制药厂、纺织厂林立周边,多集中于彰化。

  这些工厂偷排废水,破坏河川环境,更侵蚀农地安全。根据“环保署”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基金管理会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1年底,各县市农地被调查且公告列管之农地中,以彰化县公告之1,191笔(面积303公顷)为最多,而台中县排名第三,约有249笔(面积47.5公顷)。大多在大肚溪的流域范围内。

  其中,光是彰化县农地污染面积就占了6成,而其中8成受污农地,大多都是被工业废水污染。

  农民不吃自己种的米

  彰化地检署此次揭发了偷排情事,闹得沸沸扬扬,但废水污染问题,在当地早就不是新闻。“这里的农民却不吃自己种的稻米,只卖给别人吃。”蔡嘉扬表示,虽然他在7、8年前才开始接获居民密集检举,但彰化县的第一起镉米事件,是发生在1994年;当时在稻米内检测出致命的重金属,这才发现邻近中小型工厂排放废水到灌溉农地的水圳。

  当时当局并未对这些工厂下令停工,反倒颁布“暂行管理办法”及设立“电镀专区”,希望能将这些中小型工厂集中迁移至靠海的彰滨海边。但彰滨工业区的施行成效不彰,上百家工厂依然守在原地,灌溉水圳污染的问题未能解决。

  《黑》说农地受污故事

  台湾纪录片导演柯金源便在《黑》这部纪录片中,诉说彰化县农地自1994年受到重金属污染的故事。出身彰化农家的他,回忆30年前故乡四处都是能耕种的农地,灌溉水圳也都明亮清澈,“无法想象现在稻田几乎被迫休耕、到处都有农地遭污的警告标牌。”

  他在《黑》中质问现行的“水污染防治法”:“放流水污染检测标准竟然低于灌溉用水2到50倍?”柯金源说,环保单位拿来检测灌溉水圳的污染值,却用废水排放标准值,“站在环境公平正义来看,标准过于宽松。”

  如此标准,显示当局长期以来不重视灌溉用水质量,也轻忽农地安全的问题。“为何2、30年内都无法解决排放废水问题?”蔡嘉扬质问,当局若只是专注查缉中小型工厂是否排放废水,就东西二圳、三圳周边林立超过4、5百家小型工厂,一年查缉一家,究竟要查到什么时候?

  民代护航公权力不彰

  根据报道,当地检署查缉电镀工厂时,民代赶来护航、叫嚣,这就道出地方政商关系盘根错节,以致公权力不彰的问题。况且,彰化是台湾唯一一个农田水利会对水圳只有使用权、无所有权的行政区,在县府的权力甚大,甚至偶尔主动查缉电镀工厂,都是因为派系纷争,修理对方,而非真正“为民作主”。这也是为何此次第一时间出动的是彰检,而非环保局的缘故。

  尽管地方也有问题,但当局的方向和政策仍该明确。蔡嘉扬指出,当局单位向来多头马车,却忘了重新检视土地土规画,不仅该让灌、排管道分离,也应把工厂迁移出农地区,“灌排不分离,工厂不集中管理,当局永远都是在花钱作末端管理,无疑是花很多钱去做最没有意义的事情。”

标签: 高标准   废水   彰化   农地   水圳